2019年9月19日

 

尊敬的行政長官崔世安先生、女士們、先生們:

 

  1. 大家好,首先我很感謝行政長官的邀請,參加今日的經濟發展委員會全體大會,可以現場聽到梁維特司長介紹澳門經濟發展概況和三位研究組組長的工作報告,實在是獲益良多。

 

  1. 由於召集書上並未附有各研究組的研究大綱,所以請恕我未能盡早閱讀研究組的工作報告,以下只能夠根據我對澳門和環球經濟發展的認知,在特區政府制定的五年發展規劃和產業多元化政策目標的大框架下,分享我的一些粗淺看法,希望各位不要見笑!

 

  1. 過去數年,特區政府一直依據《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積極培育科技和文化兩大產業,金融管理局亦不斷完善融資租賃、中葡人民幣清算、財富管理等特色金融工作,藉此落實產業多元化的政策目標,強化澳門作為「一中心、一平臺、一基地」的優勢定位。

 

  1. 加上,中央給予的系列惠澳政策以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正式落實,為澳門經濟發展注入新的動能,亦為「一中心、一平臺、一基地」的建設工作提供新的支撐。

 

  1. 澳門經濟發展形勢表面上似乎穩中向好,但澳門作為高度開放的微型經濟體,實際上很容易受到區域或環球局勢波動所影響,隨著內地及環球經濟放緩,澳門的旅遊和博彩業很大機會受到影響,甚至出現經濟收縮的情況。

 

  1. 所以,我認為特區政府要積極謀劃和落實「自力更生」的發展策略,避免過度依賴旅遊和博彩產業,以及國家對澳門經濟貿易上的支援。這樣才能更有效抵禦外部經濟波動帶來的衝擊,並抓住國家發展帶來的機遇。總括而言,管治澳門這樣的特區等同於管治一個國家,是需要長遠的眼光和兼顧社會各階層的利益。

 

  1. 近年澳門一直嘗試培育科技產業,但因民智低下,本地企業家缺乏奮鬥和冒險精神,限制了科技產業的蓬勃發展。

 

  1. 而特區政府大力推動的特色金融業,由於於澳門採用大陸法系,法律條文滯後,與時代發展脫節;加上澳門的仲裁機制並不成熟,例如澳門世界貿易中心自願仲裁中心在2006年至2018年十二年間只處理了四宗個案,國際投資者對澳門的法律制度信心不足,澳門亦很難發展成真正的離岸金融中心。

 

  1. 回顧過去一百多年來澳門的經濟發展,都是以博彩、旅遊和服務等行業為主導,並非實業支撐,故此我們不適宜「太大步」向科技產業發展。

 

  1. 反而我們應考慮以創新創意產業為出路,可以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之餘,亦可推動傳統產業轉型,真正落實產業多元化的目標。

 

  1. 為了建立創新創意產業的軟實力,我建議我們要從基礎教育至大學教育全面推廣STEM教育模式之外;亦應該同時引進HELP教育模式,HELP分別代表歷史、人文倫理、文學文藝、哲學四個學科,培養具創意、創新和明辨性思維、重視社會責任、「文理兼備」的人才,只有這樣才能培育出一批持續推動創新創意產業發展壯大的精英。

 

  1. 此外,中小企社群推動澳門經濟發展的角色無庸置疑,特區政府有責任為他們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他們最急需解決的便是人力資源短缺的問題,澳門現時約8%失業率是不合理的,比較理想的水平是3-4%左右。這樣,人力資源市場才可以維持自然的良性流動,亦可刺激青年及中年人的上進心。

 

  1. 在目前公務員團隊人數高企的情況下,特區政府宜秉持「精兵簡政」的原則,審慎招聘公務員;並彈性處理外地僱員的輸入,促進本地就業市場的良性競爭,藉此鼓勵年輕人發奮向上,勇於嘗試不同工作崗位。

 

  1. 最後,「投資年輕人就是投資未來」,澳門此刻很需要擴闊經濟產業、創造更多向上流動的機會,例如,開放個別市場給合資格的外來經營者,年青人才有機會學習未來社會發展所需的知識和技能,有助他們融入世界經濟大勢的浪潮。當然,「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政府一日不解決年輕人「上樓難」的問題,年輕人便難以早日成家立業。一朵無根浮萍,又怎能有所作為呢?

 

  1. 要為年輕人掃除後顧之憂,特區政府亦應考慮制定更嚴謹的人口政策,與內地政府定期檢討每月最多700個「單程證」限額的合理性及移民申請的批給,確保城市承載力不會超出極限,繼而滋生社區問題,甚至使資源分配更加緊絀或不平均,埋下社會衝突的導火線。

 

  1. 我深信,要改善澳門的施政能力,推動經濟進一步發展,其實只是需要「用人唯才,知人善任」八個字。

 

以上是我的發言,希望可以起到抛磚引玉的作用,啟發各位思考。謝謝!